首页 »

这份关于月嫂保姆的代表建议,上海十部门会办的结果是……

2019/10/14 22:23:31

这份关于月嫂保姆的代表建议,上海十部门会办的结果是……



文/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 王海燕

 

随着人口老龄化进程的推进,“二孩”政策的全面放开,“上班族”无暇顾及和料理家务, 月嫂、保姆等家政服务人员通过全日工、半日工、小时工、记件工的方式,越来越多走进了人们生活。

 

据统计,2010年,上海有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家庭为167.4万户,占总户数20.2%。老年人口近300万,约占总人口的27%。婴幼儿的早期教育需求达到了18.9%,4-18岁的儿童和青少年照料方面的需求达到30.7%,还有照顾产妇、家庭卫生、买菜做饭等,各类家庭服务的需求逐年上升,上海市民的日常生活离不开家政服务。

目前,本市家政服务业处于多元注册、多头管理的现状,登记注册的服务机构有2300多家,从业人员近50万。从总体上看,本市家政服务业还存在人员素质不高、企业小弱散、服务不够规范、产业化水平低等问题。为此,上海市人大代表张春景提交一份关于促进上海市家政服务市场健康发展的建议,日前市商务委,会同市发改委、市质监局、市经信委、市卫计委、市公安局、市司法局、市人社障局、市人大财经委、市妇联等9个相关部门会办后给出答复。

 

缺乏有效监管?家政服务立法正在推进中

 

“当前,家政服务市场供需矛盾十分突出。”张春景调研发现,人们对家政服务的需求迫切且呈多样化趋势,但巨大的市场需求和市场供给能力极不匹配。一方面,上海家政从业人员的缺口大,“以前是雇主挑保姆,现在是保姆挑雇主”,已成卖方市场。特别是春节前后,几乎年年面临“保姆荒”,居家养老的家政服务人员缺口更是高达7到8成。另一方面,全市整个家政服务行业总体上组织化程度低,呈现小、散、乱、弱的局面。消费者虽面对众多家政企业,却依然难以选择。特别是一些个性化的服务需求,由于信息交流不畅或信息不对称,供需双方无法良性互动,往往导致消费者找不到服务或不敢接受服务,而服务企业又不知道客户需要哪些服务。

 

根据抽样统计分析,目前85%的家政从业人员是外来人口,大多数家政员通过非正规家政中介公司、他人介绍等方式就业,难以确定他们的真实身份;有56.7%的家政服务员无法提供正规的健康证明;75.4%的雇主在雇用家政服务员后未签订标准的《上海市家政服务合同》;近一半的家政员在工作时段没有保险;80%以上家政员没有上岗证书。一系列的问题,对城市的管理、百姓家庭的安全、家政员的维权等都构成极大隐患。

 

“家政市场秩序较为混乱,行业自律没有形成。”张春景表示,家政行业进入几乎未设门槛,往往租个临时办公场所、摆放几张桌椅即可开展家政业务,街头广告、马路广告随处可见,无证经营、违规操作和短期行为严重,价格恶性竞争现象较为普遍。

 

“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管和指导,部分企业缺乏风险意识,没有相应措施,遇到大的经济纠纷,或者欠账不还,或者关门倒闭,这些都影响了家政服务行业的整体声誉。”张春景建议,尽快制定《上海市家政服务业管理条例》或者管理办法。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了解到,上海市商委答复,本市家政服务业的法规建设已在推进中,现已委托上海财大法学院启动了《家政服务业立法研究》课题,论证地方法规的可行性,起草《本市家政服务业管理办法》(草案)。

 

不知归哪个部门管?明确部门职责

 

家政市场为何鱼龙混杂、矛盾纠纷层出不穷,在张春景看来,主要是市场监管责任不够明确。

 

“面对如此混乱的市场业态,监管却近乎真空。”张春景说,虽然有文件明确规定,家政行业受商务、劳动、工商、民政等部门监管,但面对他的多次咨询,多家部门的工作人员却表示,其所在部门“不承担监管职责”。他本人曾对十余家家政公司进行了走访和调查,“他们大多表示:‘不知道归属哪个政府部门管’,‘行业协会在哪里不知道’。我进而又向市商委询问,方才得知家政服务业已明确由他们主管,而家政服务行业协会目前归属市妇联对口指导。”张春景建议,要明确部门职责。

 

市商委表示,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发展家庭服务业的指导意见》及《关于本市鼓励家庭服务业的指导意见》,本市家庭服务业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牵头,由民政、商务、工会、共青团、妇联等部门合力推进。其中,家政服务业是家庭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明确市商务委员会为行业主管部门。

 

为加强对上海家政行业的科学管理,市商委会同市人社、市工商等相关部门,研究制定了《关于本市加强家政服务业务管理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建立由商务、人社、工商、妇联、行业协会等部门参加的分工合作、各司其职的工作机制。各相关部门根据职责,合力推进家政服务管理体系建设。市商务委牵头负责本市区域内家政服务业的规划、标准、政策及行业监督管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牵头负责从业人员培训、登记管理;市工商局负责指导区县市场监管部门对违反工商法律法规的行为依据工商职责予以查处;市卫生计生委组织相关医疗机构做好从业人员的健康体检工作。

 

月嫂价格说涨就涨?定期发布家政服务业员工薪资指导价

 

保姆、月嫂服务价格说涨就涨。保姆之间会相互攀比工资,当发现自己工资偏低时,就会以辞职为由要求加工资。而为了避免自己家里出现“用工荒”,雇主只得加钱。家政人员“奇货可居”的心理,不仅让雇主觉得家政人员难找,而且也使得整个家政服务行业收费一路看涨。

 

为此,张春景建议,实行家政服务价格指导。主管部门会同家政服务业协会按家政服务项目和市场行情,适时公开相对合理的指导价格,供雇佣双方参考。

 

“家政服务业作为高度市场化的民生行业,服务价格主要由市场供需决定。”市商委表示,市妇联会同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根据市场供需情况,定期(每季度)向社会发布家政服务业员工薪资指导价格,在指导调节本市家政服务市场中发挥了积极作用。目前,发布的价格指导主要包括养老护理、母婴护理、综合服务、钟点工、全日制家政员等各类服务项目,且分为高、中、低三档标准,供雇佣双方参考。

 

对于张春景关于建立“从业信用评价体系”的建议,市商委表示,商务主管部门负责建立健全家政服务机构信用档案,建立完善家政服务机构和服务人员信用评价体系,负责推送和更新信用信息综合平台相关信息,落实客户服务跟踪监督管理机制。

 

目前,悦管家、云家政、沪家联、牛家帮等运用“互联网+”经营的家政企业,基本建立了服务人员信用评价体系;负责“家政从业人员灵活就业登记”的上海家政服务网络中心,对备案的100多家家政企业落实了跟踪监督管理机制;本市今年试点推行持证(家政上门服务证)上门服务,强化了35家试点企业的诚信建设。

 

市商委表示,下一步,将探索强化家政服务业相关信用的归集,发挥信用机构的作用,鼓励诚信家政服务企业接入上海市中小企业服务互动平台。

 

此外,市商务委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委托上海市家庭行业协会,开展制定本市家政服务上海地方标准,及制定家政服务业行业自律规范、家政服务业培训管理规范、母婴护理、养老护理、育婴师、催乳师、居家保洁、月子会所等专业服务规范。目前,标准部分已完成质监部门备案,并顺利通过立项答辩;规范部分正积极起草、论证、完善。本市家政服务地方标准规范有望在今年陆续出台。